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慈善动态 > 各地慈善
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24小时:接线员、爱心司机和搬运工

“等天佑武汉,就晚了。”1月30日凌晨1点,在电话另一头,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林闽泣不成声。

再过7个小时,她将成为一名免费顺风车司机,在微信群里“接单”,接送医生前往医院。下午,她是接线员,负责接听武汉红十字会唯一一部对外手机。

从1月23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三号通告以来,武汉市红十字会11名工作人员全部取消年假,24小时在岗,还招募了数百名志愿者,24小时轮流加班。

封城7天来,不断有武汉市民加入武汉红十字会接听电话组、接收物资组、物资储备组、物资发放组、后勤保障及志愿服务组5个小组。

封城后,许多医护人员上下班通勤成困难,爱心人士韩雪号召近80名车主,组成善缘义助爱心车队,负责接送武汉市区各大医院医护人员。林闽既是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,同时也是爱心车队的成员。

“我们始终坚信,武汉在慢慢变好,但这个过程不是等来的,是无数个捶心、崩溃,用汗用血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一点一点换来的。”林闽哽咽着说。

142个接线员的24小时

自疫情发生以来,武汉红十字会对外公布的6个电话,包括5个座机和1部手机,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接收到来自全国各地、海外同胞的捐赠电话,但很多捐赠者仍反映电话占线。

热心捐赠者除了告知工作人员捐赠信息外,还会询问捐款如何分配、武汉疫情情况、物资具体调配到哪里等问题,工作人员都要一一解答。

目前,武汉红十字会已把座机数量增加到15部,手机号码分流到5部手机上,再加上5条海外线,一共25部电话同时接听。为了避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交叉感染,所有志愿者每天都需要测量体温,戴口罩,每人一个房间接听电话。

25部电话,142个接线员,3班倒,24小时随时待命。

林闽负责对外公布的唯一一个手机号码的接听,由于公众普遍觉得座机电话容易占线,无人接听,很多爱心人士首选拨打这一号码。她每天接听300-400个爱心电话,尽管她以最快的速度解答,但每天还是会留下几百个未接来电。

“很多农民打来电话,要捐赠橘子、大白菜等农产品,我们都婉拒了。”林闽说,还有人提供特效药、祖传秘方,但目前武汉更需要是N95无阀门口罩、防护服、一次性医院外科口罩、防护面罩、护目镜、84消毒液、一次性消毒床罩、一次性医用帽、手术衣、医用乳胶手套、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等医疗防护用品。

小件物资运送到红十字会捐赠大厅,由于红十字会场地有限,大批量物资会运送往汉阳区国际博览中心。接线员管园君告诉经济观察网,红十字会捐赠大厅已经放满了物资,现在在寻找合适的仓库,每天接收物资的仓库都不一样,需要及时告知捐赠者。

如果遇到定向捐赠诉求,管园君会告诉捐赠者,提前联络好指定医院,在物资上备注好定向捐赠单位信息、联系人电话、捐赠明细及定向捐赠意向书。

“这两天我们已经接收了一批口罩、消毒液、消毒器械等医疗物资,有些达不到医疗使用标准的,正在陆续派发给有需要的市民使用。”管园君表示,这几天大宗物资正在陆续接收,比如呼吸机、医疗防护服等,正在紧急调配发放给医院。

除了捐赠电话,接线员们还会接收到各地医院的求助电话。“昨天凌晨3点,有个武汉市石化医院的医生打电话到红十字会来,特别着急地说,他们那边已经弹尽粮绝,急需划拨医疗设备和防护服。”由于志愿者并没有划拨物资权限,管园君只能迅速将诉求记录下来,上报给正式工作人员来解决。

管园君表示,作为武汉市民,之前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红十字会来统一接收捐赠,但那通电话后她似乎有了一点理解。“像同济、协和这种全国知名的大医院,能接收到来自全国的物资,但是像武汉石化医院这种地方性的、不太知名的医院,非武汉人听都没听过,更不会主动定向地向他们捐东西。”

一个个电话背后是一个个爱心故事。“有一个云南的老伯打电话来,希望能到武汉帮帮忙。但武汉已经是最大的疫情区,我告诉他,您先把自己照顾好,武汉有我们在守护。”林闽说,那个老伯还说了一句话——“孩子别怕,我们都是一家人,武汉加油。”挂完电话,林闽抓了一把纸巾止住眼泪,不希望渗湿了口罩,又开始接听下一个电话。

爱心车队抢单接送

接线员排班以外的时间,林闽便开着车接送武汉市区各大医院医护人员上下班。“现在很多武汉的医护人员,由于没有车,也不能搭乘公共交通,每天要走三个小时经过武汉长江大桥去上班。”

封城7天以来,林闽的微信增加了近10个微信群里,接线员联络群、物资搬运群、医护人员接送群、各大医院医生联络群,还有搜集真假捐赠消息的群。由于每天接触到的医护人员、志愿者、捐赠企业和个人达上百个,林闽只能用添加日期来备注好友,如0128三院护士某某。

1月29日,林闽在接送一位护士上班的路上,一位医护人员在路边拦车,但实在不顺路,因为害怕交叉感染,车队规定一辆车不允许接送超过一个医护人员。每次接送完一单,车主需要用酒精或消毒水擦拭座椅靠背和把手,再开窗通风半个小时,保护好下一位搭乘人员。

林闽感慨,其实每一位接送的司机都害怕被感染,医护人员长时间在病毒集聚区,“就像个炸弹一样,谁也说不准哪个携带着病毒”。

尽管这样,每次看到医护人员联络群里的求车信息,爱心车主都会争相抢单,有时候是人找车,有时候是车找人——车主顺路经过医院,也会主动在群里问是否有医护人员需要接送。

1月29日当晚,爱心车主宋星宇接送最后一位同济医院的护士去医院。护士见她只有口罩,没有防护服,便问:“你们出来做志愿者不怕么?尤其是和我们这种高危群体在一起。”

宋星宇一边开车一边说:“说不怕是假的,选择做志愿者,是希望你们医疗工作者在战场一线感到恐惧和无助的时候,回头能看到身后还有许多勇敢的人,陪你们一起战斗。”

这个时候,宋星宇车里音响播放着《夜空里最亮的星》,护士乘客没有说话,低声哼唱着。“我一扭头,发现她满脸都是泪水。”

到了医院,护士让宋星宇在车里等她一会。几分钟后,护士提着一代口罩和几件防护服放在车上。没说一句话进入医院大门。

参加志愿者7天来,林闽发的朋友圈屏蔽了家人,家人还不知道他参加志愿活动。除夕夜一个在家吃完饭,林闽去红十字会路上,看到萧瑟的街道,在等红绿灯的间隙,趴在方向盘上哭起来。“原本这里车水马龙,现在空荡荡的,这个城市到底怎么了,怎么会这样子?”

很多外出旅游、出差、探亲的武汉人,或者从武汉回乡的务工人员和学生,在全国各地被“围追堵截”、举报,网上更是谩骂声一片,想到这些林闽更加难过。

“那是个无助、绝望的除夕夜。”林闽说,“现在已经好多了,我觉得武汉在一点一点变好,心里比除夕坚定了许多。”

接线员、爱心车主、物资搬运,哪里需要,林闽就去哪里。比上班辛苦,但比起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,“他们7、8个小时一个班,一直在隔离区照料病人,不能上厕所,不能吃饭,很多医护人员不舍得浪费一套防护服,一直忍着、饿着。”

一位协和医院的医生告诉林闽,因为护目镜、防护服紧缺,医院只能开两个病区。医护人员其实也很难过,每天医院外面好多病人跪在地上,哭着求诊,求氧气瓶,但医院也没有办法。

得知这一情况后,林闽向红十字会反映,申请划拨物资。目前,协和医院已经开到6个病区,全力接收更多的病人。

搬运志愿者

武汉红十字会每天24小时会接收到全国各地的物资,搬运、分派、统计物资也需要大量人手。

由十八(化名)是其中一位搬运志愿者。00后的由十八是青海人,在武汉一家咖啡馆当咖啡师,今年过年因为疫情回不了家,便申请了到武汉红十字会当志愿者。他笑着说,自己干啥啥不行,熬夜第一名,所以申请夜班搬运。

物资到门口之后,整车的消毒水、口罩、医疗器材,几个志愿者接力,一箱一箱往捐赠大厅搬。有时候,他们也需要将物资一批批搬上医院派来接物资的车。由十八反复说,这只是简单的体力活,自己能做一点是一点。趁着夜里没有物资需要搬的间隙,由十八才能断断续续地在微信上接受采访,偶尔回复一句“稍等有货来了”,采访又中断。

每一位主动请战的志愿者,大部分是武汉人,也有一部分是在武汉工作、学习的半个“武汉人”,还有一部分热心人,从未来过武汉,却义不容辞。

25岁的楼威辰是浙江安吉人,除夕夜看到医护人员在一线崩溃的视频后,在大年初一的下午2点,只带了他想尽办法采购来的4000个口罩和一个充电器,便只身一人从安吉驱车前往武汉。688公里的高速,他开了8个小时,仅在两个服务站短暂休息。

进入武汉后,已是晚上10点,楼威辰看到毫无车辆和行人的武汉市区,仿佛一个空城,便心生留下来当志愿者的想法。把口罩交给武汉科技大学医院后,楼威辰辗转到了武汉红十字会,当晚在红十字会的沙发上睡了一觉。

回想起初一进入湖北省看到的场景,“对面出省的高速都是车,我好像一个逆行者。”

一开始我只是打算送完口罩就回去,来回16个小时,没想过住宿问题,也没带换洗衣服。”这个“莽撞”的90后在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群里收到了各方面援助,武汉本地志愿者为其提供了住处,怕感染,很多志愿者不敢提供自己的衣服,只能告诉他哪里可以买衣服。在武汉的第5天,楼威辰还被近10个人问到住处是否解决的问题。

对于网传武汉红十字会收取捐赠物资6%-8%手续费的消息,林闽、楼威辰、由十八等志愿者都特别气愤。

“我很想反问造谣的人,我们能去哪收取手续费呢?”楼威辰说,接线员只能告诉善心人士如何捐赠;每当物资运到红十字会,工作人员难道能向快递员、开车师傅收费吗?医院派车来接收物资,工作人员难道能向医生收费吗?

谣言不绝于耳。1月30日,一篇关于“山东寿光援助武汉350顿蔬菜,武汉红十字会通过超市低价售卖”的文章迅速冲破10万点击量。林闽告诉经济观察网,事实上,从疫情发生至今,红十字会从未接收过任何单位、个人捐赠的“寿光蔬菜”。一般食物类捐赠,接线员都会婉拒对方,或让善心人士联系武汉慈善总会是否需要。

1月30日早上,武汉红十字会对外发布一则声明重申,根据武汉市新型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第3、4号公告,武汉市红十字会目前只接收与疫情防控相关的急需医疗物资。

”我们感到很抱歉,现在不能对全国人民说‘武汉欢迎你’。但请相信,等疫情结束了,热情好客的武汉依然敞开大门欢迎大家。”电话那头,林闽扬起音调,不怕,武汉有我,武汉还有大家,武汉由我不由天。(文章来源:中华慈善总会)

版权所有 : 慈溪市慈善总会 Copyright 2018 cxcsh.org.cn
地址 : 慈溪市三北大街777号行政服务中心5楼 联系电话: (0574)89294821
ICP备案 : 浙ICP备18048274号-1 建议使用IE8及以上版本IE浏览器, 1366*768以上分辨率 技术支持: 谷多网络
您是第99577位访客